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写思维

清醒读书,精进写作

 
 
 
 
 

日志

 
 
关于我

曾用笔名木瓜牵玫瑰。青年作者,一个讲故事的人。《TA们》杂志主编。个人微信公众号读写思维(laomu945),欢迎新老读者订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狂妄青春-5  

2010-06-01 22:00:05|  分类: 素年镜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文/木瓜牵玫瑰

        喝完了三瓶可乐五瓶啤酒的时候,我再也支撑不住,头晕的有点想吐。找个理由摆脱了展飞他们的灌酒狂欢。我走出了酒吧,想一个人静静。凯子拎着个酒瓶,一把拦住我,要我为他敬一杯酒。我斜着眼睛看他,并没有理会的意思。朝酒吧外走去。凯子是展飞的酒肉朋友,听展飞说他以前是这条街的地头蛇。其实,不管怎样,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我也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那凯子并不罢休,走到酒吧门口,用手拽住了我的胳膊,大声吆喝道:“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子请你喝酒,你装聋作哑是吧?!叼毛,这杯酒你喝不喝?”

        头晕的厉害,并不怎么理会。“把手给我放开!”我怒视着他,说道。凯子显然更加激动了,那表情好像被热死的猴子似的,格外难看。他拿着还没有喝完的酒瓶头颈,狠狠地朝桌子上砸了一下,顿时玻璃碎片和啤酒洒落一地。酒吧里顿时一片寂静,很多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我们身上。他拿着零碎的半截酒瓶,指着我的脖子说道:“妈的,你别不识好歹,找抽是吧?!”我恨不得想一下举起身边的椅子,朝他身上砸去,一了百了。展飞跑了过来,平息了这场风波,一边拉着凯子的肩膀,陪笑着替我喝了那杯本不该喝的酒,一边眨巴着眼睛示意我离开。我笑了,或许凯子喝醉了,这么好打发。或许展飞也喝醉了,变成了另一个他。再或许,我轻狂着自己的傻,就是醉了,还说自己清醒着。

        我转身的那一刹那,看到了蓝欲,她在人群中也在看着我。我笑了笑,走出酒吧,远离喧器。

        酒吧外,仰起脸,明朗的夜空星星点点。凉凉的微风吹进我的衣领,舞动着我的头发。轻松的呼了一口气,是那么的清新,舒畅。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心如止水。我才想起,准备的生日礼物还没有送出去。有些事情自己往往在心情浮躁的时候忘得一干二净!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十几年的光景从来都是在倔强中走过来的。爸爸曾给我说过,像我这种脾气是融入不了社会的,必须改改。可是如何改呢?我一直觉得或许这只是一个人的个性,人应该有那么点主张,即使以后的路上,很容易吃亏,但至少是个君子。

       “你……你感觉好些了吗?”正当我为自己的脾气而想象未来自己的时候,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扭转头去,看到了她——蓝欲。她脸上略带微红,好像也喝了不少。漂亮的裙摆,在夜晚的微风中招展舞动着,我看到了她那一贯甜蜜的微笑,让人很是怜爱。

        “灵木,在这里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呢?”她走了过来很随意的坐在了我的旁边。

        “哦,没什么。只是有点闷,想出来一个人透透风。你……你呢?”我说道。

        “我不习惯酒吧里的味道,也是出来透透风,顺便看看月亮,嘿嘿!”蓝欲看着我说话。进一步的聊天,我才渐渐发现,原来,她是一个开朗、很温柔的女孩。

        “哦——”

        “他们其实都是这么的邪恶,你不用放在心上,就像你说的那样,一个人伤感多了,快乐死的会更多。所以,人应该多快乐一点,这样才不会失去过多的快乐,你说呢?”蓝欲笑着说道。

         “一个人伤感多了,快乐死的会更多?!其实,我也并没有太在意,我是很随意!嘿嘿,哎,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是我说的?”我看着她,很纳闷,我只是写在文里了,她怎么会知道呢?谁会给他说这个呢?

         “呃——你,你是学校文学社的顶级会员,谁会不知道你呢?我只是在文学社报栏的个人资料里看到了你的博客,而看到你的作品,才知道的。你真的很有才呢。”她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哦,是这样啊!呵呵,我那都是瞎写着玩的,没你说得那么有才气。其实,一个人寂寞久了,在文字上找到了知音,心中便有了谱,也才会有那么多感悟!”心中的波澜时不时的想一次一次涌动,我说的是实话。

         “或许是这样吧。我觉得写作的不一定会写情,但会写情的一定是精英。很喜欢你的那篇《天使的天堂》,女孩死了,男孩为了她,一直等待着。那你说,世界上真的有纯洁的爱情吗?再或者是男女之间纯洁的友情?”

         “有吧,抑或没有。但即使没有,也要相信,这样才有活着的乐趣。人生应该给自己一些向往的东西。这样才有努力地信心。嘿嘿,其实《天使的天堂》是我最矫情的一篇小说。纯净的没有一点瑕疵。”我说着说着,鼻子有点酸酸的感觉,不由的去望天,夜,原来也很纯净,至少什么都看不见!真的,如果你去仔细的端详,真的什么都看不见,“蓝欲,你……你和展飞认识多久了?”

          “三个多月吧!我也不记得了。很……很高兴大作家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呵呵!”蓝欲微笑,嘴角上扬。

          “展飞请客,肯定要来的。”我笑着,想起了一件事,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小小的橡皮擦,递给蓝欲,“不好意思,其实应该在聚会上送给你的,但一喝酒就给忘了。嘿嘿,这块橡皮送给你,作为生日礼物。”

           蓝欲接过我送给她的那块橡皮,很是不解。笑着说道:“一块橡皮?!”

          “我这个人,做什么事都很简单。其实,一块橡皮,代表把不好统统擦掉,删除悲伤的记忆,留住随时的精彩。”

            蓝欲笑了。对她来说,我这件礼物虽然很俗,但很特别。不论怎样,我终究抚平不了内心的暗淡与情感。有谁能懂我内心满怀的伤感?

            凌晨三点,我翻来覆去,想的、念的全是不可能的事。明天过后,又是彷徨的面对和矜持。

 

【狂妄青春-5已完结】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