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写思维

清醒读书,精进写作

 
 
 
 
 

日志

 
 
关于我

曾用笔名木瓜牵玫瑰。青年作者,一个讲故事的人。《TA们》杂志主编。个人微信公众号读写思维(laomu945),欢迎新老读者订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狂妄青春-8  

2010-07-09 09:06:51|  分类: 素年镜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一个人的情感,心情时而改变。这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重情感的人,但是人生往往没有多余的路给多情的人走。这是展飞曾经给我说的,或许他比我更懂得爱情!

         那天下午,在浓密的校园凉亭里,我看到了蓝欲。她一个人坐在那里,轻轻的抽泣。我走过去,坐在她的左边石凳上,只是望着凉亭上密密麻麻,非常茂盛的爬山虎,它们像不畏艰险的勇士一样,没有顾及的到处都是他们的足迹。

         “蓝欲,你看!爬山虎在看我们。一个、两个、三个、好多好多”我没有表情的仰着头,对蓝欲说。她停止了抽泣,也仰起头朝我看的方向看去。

         “你怎么知道,它们是在看我们!我只看到他们不断地往上爬!”蓝欲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因为,因为他们在嘲笑你哭鼻子,嘿嘿。美女哭起来,老天爷可是要下大雨的。”我把头转向她,用手夸张地比划着,嘿嘿的笑了笑。满脸的泪痕,让我看到了她的无助。

          蓝欲不由得低着头咯咯的笑了。看着她转哭为笑,我很是欣慰,“其实呢,人就要像爬山虎一样,不管再怎么艰难,也要笑对人生,勇往直前的爬额。说说看,你怎么了?是不是展飞又惹你生气了?回头我好好地教育教育他!”

          “什么给什么逻辑嘛!没,没有啦……我……我,其实……灵木!”她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这让我有点无奈。

         “蓝欲,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我,嘿嘿,没……没关系的!”

         “我……你现在有钱吗?可以借给我一些么?”蓝欲抬起头望向我,脸上红红的,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

         “哦,你需要钱?!要多少呢?”

         “应该还需要五,五百多吧!”蓝欲吞吞吐吐的终于把话说完了。我想着自己的储蓄卡,够不够这些费用。

         蓝欲看了我几秒钟,急忙说道:“我只是说说,灵木,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500,小KISS!什么时候用?!我明天给你取?!”我甩了一下头,盯着蓝欲,等待她的回答。

       

         “灵木,还记得你写给我的那封信么?”她像没听见我的话一样。好长一会,蓝欲擦了一下眼睛,转移了话题。

         “信?”我努力在记忆中开始搜寻。是有一封信写给蓝欲的,那是我一年前写给蓝欲的仰慕情书。当时的我在学院一年级。自从我在课间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到蓝欲教室把信藏到她课本里之后,便再无消息。我把心迹写在了信里,当做一次对自己的释怀和情愫。虽然没得到她的回复,我的心却开朗很多。所以,那封信的内容,我现在还记得。

         “蓝欲,怎么会突然想起问这些?嘿嘿!”我有点无所适从的说着,心里此起彼伏。

         “没什么,我,我只是问问。”蓝欲自顾自地说,“其实,我一直记得,并保存着。”

         “你还保存着?唔——好久以前写的啦,恐怕你会见笑了。嘿嘿。”我有点惊讶的看着蓝欲,没想到她还保留着我的那个信笺。

          蓝欲没再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发呆。很久很久。

          周末的时候,我在一家CD店门前看到了展飞。他带着那两个瘦胖哥们从街上飞快的走过。似乎有什么急事。那天晚上,在情缘酒吧里我找到了他,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吸烟。我看着他孤单的背影,有点说不出的伤感。自从那次酒吧吵架后,已经一个礼拜没和他说话了。

          我拿了一瓶冰镇可乐,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展飞斜了斜眼睛看我,没有说话,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不停地抖着,他继续抽着烟。我看着他,也不说话,很闷骚的喝着我手里的可乐,一口又一口。

         “你他妈的不是给我耍酷吗?!怎么还来找我!”好久,展飞掐灭了烟头,看着我说道。

         “我们是兄弟,因为我怕你寂寞!陪你喝酒还不成么?!”我故意大声的对他说。没想到这句话,把展飞给唬住了,他哽咽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兄弟?呵呵,呵呵呵……,别给我提兄弟两个字。兄弟他妈的连个屁都不是!”

         “老展,你为什么这么说?虽然我给你吵架,不管是谁的错,但我们还是精神上的铁哥们!这是不能改变的。哪怕再怎么坏,我还是把你当做兄弟。”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展飞看着我,又沉默了。半个钟的功夫一个人把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我看得不耐烦了,拉住他,一起朝酒吧外走去。记忆中,好久没和展飞一起在夜空中散步了。我们就这样漫无目的在夏夜里行走。

         “灵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吗?”展飞转过头看我。

         “靠,怎不记得?!我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你还抢走我一百元钱,现在还没还我呢!”

         “呵呵,我是不是很坏。老是对你很凶,对所有人都满不在乎,自以为是?!”

         “妈的,展飞!你怎么变得跟个娘们似的。我说你坏,他妈的你就坏啊?!到底怎么了?”他的话,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停下脚步,我直直的盯住他。

          站在天桥上,我们吹着柔柔的凉风。展飞望着远方,一个人感受着那种独自的氛围。

          “记得从十岁那年和爸爸一起北上南下,到现在已经十一个年头了。我想我也该结束了。”他语重心长的说着。

          “你准备做什么?去哪里?回家?还是……”

          “去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吧!想想这些年我活得很累,也该歇歇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明天会有人来接我了!”他突然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我,大笑了起来。这笑让我看着很是担心。

          “怎么这么突然?!蓝欲知道么?我想,你应该等一段时间什么的,大家也好做个准备。明天什么时候的车,我们送你!”

          “不用了,我只是去派出所!”展飞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坚定地看着我。

          “派出所?怎么又去派出所?”他的回答,让我有点意外,难道这次他又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那么伤怀?看着他抑郁的眼神,我渴望能寻找到一点的线索。

【狂妄青春-8已完结】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