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写思维

清醒读书,精进写作

 
 
 
 
 

日志

 
 
关于我

曾用笔名木瓜牵玫瑰。青年作者,一个讲故事的人。《TA们》杂志主编。个人微信公众号读写思维(laomu945),欢迎新老读者订阅!

网易考拉推荐

追梦人(2)  

2014-06-29 09:3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梦人(2) - 木瓜牵玫瑰 - 木瓜的歌

文/木瓜牵玫瑰

夜色正浓,我一个人坐在陈记面馆的小摊上吃羊肉烩面,老板早已熟络到主动为我上一碟花生米和一瓶果啤。这是我和老潘头共同的爱好。如果在平时,我们下了晚班之后,都会来到这里坐上半个钟,点相同的菜,彼此之间不会有太多的话,却也没有不自在的闲暇。似是而非的经历,填满了我们无数次的青春与孤独。然而今晚,老潘头还在加班,我却成了逃兵,想要逃离围墙内的束缚,一个人彻底的想要一次挣脱和自由。此时此刻我真他娘的喜欢这种感觉。

想想半个月前的我和老潘头一起从省城的学校里分配到这个县城之外的工厂时,本以为所学的专业会找到一个对口的工作,可谁也没想到现在的老潘头已经在焊工部门成为了一个小师傅,可笑的是,我一个计算机毕业的,却还在生产车间里做一名普通的操作员。内心隐忍的疼痛和失落,使自己渐渐怀疑我们即将面临的生活。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沉醉于扇王中华嘴巴的事情里痛快不已,就比往常多喝了两瓶,有点微醉,从面馆里出来,我手里拎着剩下的半瓶果啤。踏着街道的灯光,漫无目的的闲逛,无所事事,这样的日子对我而言毫无头绪,想到要去网吧通宵来打发这无聊的长夜,但胃开始胀痛而难受起来,就坐在路边的长凳上休息,看黑夜里公路上的车来人往,行色匆匆。

一个手提公文包的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从我身边经过,孩子说,“爸爸,这么晚了,我回家是不是就不用写作业了?”

“今日事,今日毕;如果你长大不想成为儿子崇拜的爸爸的话,也可以不用写。”男人笑着说。

“那我还是写吧!可是,我不想错过今晚的动画片……”
“宝贝,你要知道动画片错过了可以继续看,时间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咯。”

“我不懂!爸爸。”

“写完作业,你就懂了。哈哈。”

看着父子俩说笑着在夜色中渐渐淡出光影。突然间就觉得内心难受极了!时间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我以为所有的美好与我都隔着一道墙,一边是我,另一边是逝去的时光,我想极力的抓住它们,却总是后知后觉,无可奈何。想到了小时候的父亲与我,那时的他在老家的砖厂里烧砖,来维持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在我们眼里父亲淳朴而高大,每天晚上幼小的我和姐姐看准时间早早的就跑到村口等待他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看到爸爸后,我和姐姐争着抢着双手一伸,爸爸便会微笑着很默契的蹲下来,双手一举,把我托了起来,越过头顶放到他的肩膀上,姐姐啃着爸爸带回来的烤红薯就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那一刻,伴着夜色美好的星光,坐在爸爸的肩膀上俯视眼前的一切,感觉像王子一样威风凛凛,又感觉所有的一切在爸爸的肩膀上都化为厚实和温暖。“爸爸,好高耶!”

“洛洛,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会比这看的更高,更远!”

“比我们家房子还高,比去外婆家还要远么?”我十分好奇。

爸爸点点头,然后笑了。

多年以后的我果然看的更高,走的更远,只是这都不再是童年的米洛坐在父亲肩膀上眼中的样子。想到这里渐渐感觉浑身有点冷,胃不再疼痛,果啤被我彻底喝光。一个人蜷缩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些什么,甚至都没法思考自己即将面临失业的问题,一瞬间孤单似乎恰好与我为邻,寂寞突袭。

马路对面“一起飞”溜冰场里传来火爆的劲歌和呼喊声。当黑夜来临,那儿便是整个街区最有活力的地方。一群工厂里的男女青年陆续聚集在这里,把自己画成一个圈,在里面尽情的发泄,不停的追和跑。他们在彼此的眼神里可以找到相同的共鸣,然后拼命的在陌生人群里搭讪、交集、纠缠、散场,从而又用力的摆脱孤独。我看了看时间,刚过22点,我心血来潮,起身丢掉酒瓶,小跑着穿过马路,走向溜冰场。我在混杂的人群中挤进围栏,溜冰场里有几个男女随着音乐的节奏,不断的狂奔。而周围的喊叫声也不断的随着进展而高涨,场里场外,完全是一群不要命的家伙。

我眼睛越过那些溜冰者,幸运的看到了樱木,他依旧戴着那顶阿迪达斯款式的黑色鸭舌帽,面朝内的坐在围栏上,正扭着头和一个披肩长发的女孩说话。等他扭过头来的时候,我用力的朝他挥了挥手,似乎是看到了我,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从围栏上跳下,消失在人群里。

“小鬼,好久没看到你了,最近还好吗?”不一会他便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只不过比樱木小两岁而已,他却总喜欢叫我小鬼,我警告过他请叫我名字,他也总是不以为然的说小鬼就是小鬼,我真他妈的拿他没办法。樱木是一名自由插画师,写的一手好文章,以前在杂志上发表过几篇小说。我经常为自己狭窄的交际空间里有这样一个“艺术家”朋友而洋洋自得,你得清楚我是有多么的佩服他。

他搂着我的肩,我们走出人群,来到场外一个长凳上坐下。

“我恐怕,要面临失业了!”我耸了耸肩。

“工厂里的那份工作不要也罢!”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根烟,一根点燃叼在嘴里,一根递给我。我示意不要。
“切,还是那么没出息!”他不耐烦的把烟放进口袋、吹起烟圈来。我倔了噘嘴。

“实在不行,那以后就跟着你混得了。”

“行,我工作室还缺一个像你这样的男裸模,我觉得你可以!”他眯着眼睛看我,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裸模?那我还是老老实实打工吧!这样还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找工作还是有很多途径的,没多大困难谁非要搞那个……你开工作室了?”

樱木点了点头,然后掐掉烟头、又一把搂住我的肩,“小鬼,看到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女孩了么?”我点点头。

“她就是女裸模,每天就往那一站,或床上一躺,就摆几个姿势而已,什么也不用做,一千块就到手了。”
“可……看样子,她应该还是个学生吧?!”我有点不可思议。

“嗯,大学生。” 他像是在描述一个物品似的,若无其事。

“一边读书,一边赚钱?”

“对,一边读书,一边赚钱!”

“真不可思议!难道不能做点别的事情么?比如家教、服务生。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梦想和信仰吗?”

“小鬼,你可真是越来越可爱啊!别以为世界都像你这般可爱!”他又点了一根烟。

“为什么?我他妈的今天怎么着你了?!你干嘛给我讲这些?”我控制不住自己,站了起来。“难道就是因为我给人打架,旷工即将失业?我真心的对待每个人,却肮脏的得到回报吗?我他妈的真诚的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却被弄得一身糟吗?”

“我就是要你清醒的知道,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梦想在现实面前它就是个屁!而生存才是最大的赢家!你工作都丢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啊!”他也不甘示弱,大声嚷了起来。幸亏周围的声音很乱、没人注意到我们。

“你根本就不懂的生活。”甩下这句话,我走出溜冰场。

“米洛!”当我走到广场时,他叫住了我。这还是记忆中他第一次叫我名字。“还记得那天在画室里我说的那些话和你讲的梦想么?真正的梦想会因为现实而变的坚不可摧。喜欢什么,就去坚持的追吧!我……我为我刚才的话,向你道歉!”樱木站在那里,突然觉得他很木讷。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没有信仰的人是不配谈论梦想的!”我看到他低下了头。

“谢谢!”然后我冲他微笑,不知道樱木有没有听到,但那是我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走出广场,喜忧参半,实在没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朝宿舍走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