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写思维

清醒读书,精进写作

 
 
 
 
 
 
 
 

[置顶] 等你归来,守望云海。

2017-2-28 20:04:22 阅读150 评论10 282017/02 Feb28

个人公众号《读写思维》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里,有一句很火的名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它情真意切的表述了我们每个人内心渴望的这么一个彼岸花火。

从2007年12月7日注册网易博客开始,第一次在网上发布文章,到现在已经将近10年了。我见证了网易博客的从兴到衰,认识了一批又一批来来走走的网易读者和作者。期间自己也走马观花、停停走走。刷微博、聊微信、写简书,逛乐乎,然而总没有当初在博客时的纯净和志趣,始终放不下网上这片心灵的净土。庆幸的是,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博客时代热闹的那几年,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有情趣的作者、闲看文章的读者,他们有的充满才华,有的清高文艺,有的幽默风趣,而今这里却再也没有了他们的踪迹。要么最后一次登录日期停留在几年前,要么IP永远也没有了访问权。或许,多年后的他们,也想回到这片净土,只是遗憾忘记了账号的密码和来时的路。就这样,有一群人,也如此般,散落在天涯。

今天我正式在自己曾经最爱的网易博客上,公开更改笔名。这也意味着曾经的笔名已经成为过去。不知道,曾经热衷写博客的那六年,所拥有的一部分忠实读者,是否还会记得我?木瓜牵玫瑰!那个曾经自诩为木讷呆滞的傻瓜要牵手玫瑰的90后小子。时光境迁,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各自安然生活,没有牵绊,甚至永远不会谋面和叨扰。只是感恩于因为文字,曾经让我们的两颗心灵在某一瞬间走得更近,彼此获得共鸣,从而让你在我的博客里停留,留言和评

作者  | 2017-2-28 20:04:22 | 阅读(15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这部韩国电影带你重返日本核爆炸

2017-3-22 8:18:26 阅读104 评论2 222017/03 Mar22

《潘多拉》海报

文_沈小邱

今天看了韩国导演朴正宇2016年底上映的一部电影《潘多拉》,感受颇多,这是即《隧道》之后,又一部给我惊喜的韩国电影。

潘多拉,在古希腊中是一个女神的名字,她有一个潘多拉盒子,被比喻为灾祸的来源。同时,因为潘多拉女神,却又可以理解为是对美好、追寻希望的象征。

《潘多拉》这部电影呢,是朴正宇即《铁线虫入侵》上映四年后的又一部顶级灾难片。只是与上一部“生物系”灾难题材不同的是,《潘多拉》是一个关于反国家核电宣传类型的题材片,这也是导演在日本2011年大地震后反思后的“警告”式预言,毫无意外,电影里故事的格局和情境,在与国家、政治的牵扯下,而显得更加紧张和富有思考的内涵。

《潘多拉》的故事沿袭了韩国灾难片里,一贯的叙事手法。由最底层民众入手,核电站附近的月村发生的一次地震,引发了釜山地区1号原子能核电站的爆炸,导致核电站出现裂缝,放射性有毒元素不断泄漏、很可能诱发第二次爆炸,周围的反应堆核电站和数万居民陷入了危机,没有预警的灾难,使整个韩国被恐慌和逃难笼罩。随着故事的进展,统治者的优柔寡断和推卸责任,把核电站的员工和居民们一次次推向风口浪尖,与核电站做生死搏斗。

豆瓣上关于《潘多拉》有这样一个短评:“电影中的政府越是腐败无能,现实中的国民越是活得有尊严;电影中的政府越是伟大光明正确,现实中的国民越是贱如草芥。”我觉得这句短评再合适不过,《潘多拉》以底层小人物的真情故事来反映政府的冷酷和无能,电影的最后主人公载赫为了让家人、孩子美好的生活,在自己勇敢的抉择后绚烂死去,漂浮在冷却

作者  | 2017-3-22 8:18:26 | 阅读(10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坟墓与葬礼

2014-9-26 21:28:25 阅读1328 评论6 262014/09 Sept26

文_木瓜牵玫瑰

(一)

如果确切的说“死亡”这个概念,最先在我记忆中留存的时间,那就要追溯到我刚会走路时的幼年,那年夏天本家的大爷死了。他们家院子里处处弥漫着悲凉的气息,亲戚家人们屋里屋外的耷拉着脸忙活后事,三岁的小孩子是不知道死是什么的,未搭灵棚的那个下午,在妈妈没留意的情况下,我一噘一噘的跑到了堂屋里,屋里很安静,一片空白,墙画、桌子都不见了,只有屋子的右边角落里,用长凳支起的木板上静静地躺着一个被白布全部盖身的人,头朝外,戴着一顶用绳子扎起来的白色奇怪帽子。我知道,那里躺着的就是大爷,自己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他的身体,触觉里感受到的是僵硬和冰凉。那一刻我着实被吓到了,他和往常抱我的大爷是不一样的,急着跑到了屋外妈妈的怀里,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

之后的很多年里,那个下午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驱之不去,时常浮现并变换多种片段,比如我摸得不是身体,而是头发,一抓就掉了。而今,我已再也无从考证那些片段的真假,但唯一让我确定的是:死亡是恐怖的,它可以把一个人永远消失。

再大一点的时候,对死亡最深刻的体会,八岁那年,最疼我的姥姥死了,在当时看来这是我无法面对的现实。你无法想象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经常搂着疼着护着暖着你的人,有一天招呼都没来得及打,突然就永远都消失不见了的那种心情。因为疾病的缠绕姥姥安静瘦弱的躺在棺材里,在盖棺的那一刻,我挤进人群里想最后看看她,却只看到她那双穿着青鞋的三寸金莲的脚。

不知道是谁说的,人生就是一场不断的告别,父母与子女,情侣与兄弟、岁月与生死。死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死亡也是一个恐怖的事实。我用

作者  | 2014-9-26 21:28:25 | 阅读(1328) |评论(6) | 阅读全文>>

追梦人(2)

2014-6-29 9:34:53 阅读711 评论5 292014/06 June29

文/木瓜牵玫瑰

夜色正浓,我一个人坐在陈记面馆的小摊上吃羊肉烩面,老板早已熟络到主动为我上一碟花生米和一瓶果啤。这是我和老潘头共同的爱好。如果在平时,我们下了晚班之后,都会来到这里坐上半个钟,点相同的菜,彼此之间不会有太多的话,却也没有不自在的闲暇。似是而非的经历,填满了我们无数次的青春与孤独。然而今晚,老潘头还在加班,我却成了逃兵,想要逃离围墙内的束缚,一个人彻底的想要一次挣脱和自由。此时此刻我真他娘的喜欢这种感觉。

想想半个月前的我和老潘头一起从省城的学校里分配到这个县城之外的工厂时,本以为所学的专业会找到一个对口的工作,可谁也没想到现在的老潘头已经在焊工部门成为了一个小师傅,可笑的是,我一个计算机毕业的,却还在生产车间里做一名普通的操作员。内心隐忍的疼痛和失落,使自己渐渐怀疑我们即将面临的生活。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沉醉于扇王中华嘴巴的事情里痛快不已,就比往常多喝了两瓶,有点微醉,从面馆里出来,我手里拎着剩下的半瓶果啤。踏着街道的灯光,漫无目的的闲逛,无所事事,这样的日子对我而言毫无头绪,想到要去网吧通宵来打发这无聊的长夜,但胃开始胀痛而难受起来,就坐在路边的长凳上休息,看黑夜里公路上的车来人往,行色匆匆。

一个手提公文包的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从我身边经过,孩子说,“爸爸,这么晚了,我回家是不是就不用写作业了?”

“今日事,今日毕;如果你长大不想成为儿子崇拜的爸爸的话,也可以不用写。”男人笑着说。

“那我还是写吧!可是,我不想错过今晚的动画片……”

“宝贝,你要知道动画片错过了可以继续看,时间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咯。”

作者  | 2014-6-29 9:34:53 | 阅读(711) |评论(5) | 阅读全文>>

美好的时代,最好的未来。

2012-6-23 21:32:56 阅读899 评论23 232012/06 June23

■文/木瓜牵玫瑰

写这个标题有点乐观,但却并不是很轻松。我想和大家谈谈。

今年的高考,广东材料作文“你想生活的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时代?为所有我们这一代90后青年搭建了一个梦想时光机,成为真正的抒情热点。很多人像找到了发泄的源泉,有想回到盛唐繁宋,有想回到康乾明清,也有想去往无忧无虑的天空之城。这些想法也注定只是你对所有美好一切的情感寄托。试想,如果还原事实的真相可以穿越你还会这样想吗?回到没有现代经济产物的古代,在那你所想象的美好旧社会里,女人继续缠上你的小脚,足不出户。男人继续在兵荒马乱的年岁里,征战沙场,甚至连哪一天死了也不知道。一次无足轻重的小病感冒伤筋动骨,就要了你的小命,你还能嚷嚷着打吊针、去医院吗?把你一个人放在天空之城里,刚开始你会觉得一切都很美好,时间久了你就会在寂寞中沉默死亡。

其实,一切的一切我们只不过想要生活在一个能看得起病,买得起房、吃得安全、住得舒心、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彼此和谐的空间那么简单罢了,这也是当代普通民众对自由、法制与民主的最终诉求。那么,美好的过去也好,幻想的未来也罢,那终究是虚妄,而再丰富的想象也抵挡不住我们一句活在当下!这就是你生活最好的时代。就像李晓亮说的一样:你想生活的时代,由我们自己决定!

前些日子,韩寒从台湾旅行归来,就自己在台湾短短几天的所见所闻,写了一篇《太平洋的风》,来抒发自己的心情和期盼,引领网上一时躁动,也让我们感受到了来自太平洋台湾宝岛的那一袭暖风,台湾市民的淳朴善良、谦恭礼让。不能否认这是韩寒个人情感的宣泄。人们对台湾这片没有经历文革洗劫的桃花源又多了一丝好

作者  | 2012-6-23 21:32:56 | 阅读(899)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写满纸上的情荒

2012-5-12 19:54:49 阅读868 评论30 122012/05 May12

■文/木瓜牵玫瑰

我把心情写在纸上

寂寞流淌在字的中央

悲哀添加了一世沧桑

宛如一泼油墨,一笔带过

掠过流年,世界侵染荒凉

我把故事写在纸上

满纸横飞欲望 快吐悲催的信仰

写不了自由的撇那横竖,

却也适当高喊,谩骂张狂

总有一天,它让世界动荡

如若有一天,

我把你写在纸上

笔尖的转动,像天使在纸上飞舞

玫瑰花香飘满了我家整个门窗

沉淀了多年的心 瞬间明朗

那一刻,世界在心里乱撞

唯独

这一季流年

写满纸上的

只是一片 情荒

PS:好久没有写称作“诗”的句子了,只是偶尔略感孤独和彷徨,故今而提笔,抒发心中的小情绪,做一感怀。外行看热闹,内行可千万别当真,去看“门道”啊!

作者  | 2012-5-12 19:54:49 | 阅读(868) |评论(30) | 阅读全文>>

别让世俗玷污了你的心    

2012-4-30 19:54:43 阅读1595 评论54 302012/04 Apr30

■文/木瓜牵玫瑰

在网上有一位聊得来的女网友,她给我聊天时说自己前一天晚上,把第一次给了交往几个月的男友,他突然间想要,自己也没拒绝,就想给他了。但是事后又很矛盾。我说,那你觉得自己爱他吗?自己也不知道,没多大感觉,有时候会经常吵架,男友老玩游戏,也不怎么关心我。我正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冒出来一行话:不管怎么样,反正以后宿舍里那些妖精们,不会再拿我开刷老处女,老处女的这样叫了!姐我也是女人啦。坐在电脑这端的我对着屏幕发呆,她才刚刚20岁。

网上有人这样调侃,现在的男人之间见面最常乐道的是什么?对!谈女人,你搞过几个女人啊?搞上床的有几个是处女?而女人之间见面最常乐道的是什么?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啊?长的帅不帅等等,好像彼此之间,都有一种相互攀比的心理,似乎是谁经历的越多越丰富,这人技术越高越有本事越令人佩服。所以,这就应了中国人爱面子的死理,自有人不服众,觉得自己比对方还要有优势,那可不行,一定得超过他!再或者他们都这样做的牛逼,我却默默无闻的啥都不知,岂不让人笑掉大牙?不行,我得改!渐渐地就会出现一些电视剧情节里的一些常见故事。为了某一件事情,而不择手段,而伤害自己,这就是所谓的利益熏心。

文章的开头女网友给我说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最后一句话。她把第一次给了男友,觉得以后至少不会有人再喊她老处女了!她很老吗?不,刚刚20岁,可爱而善良的一个女孩。为什么会有人喊她老处女?原因很简单,宿舍里可能有一部分(不敢确定还有没有其他女孩是不是处女)同龄女孩已不是处女,已有性伴侣,所以只有你是处女,特立独行嘛!不叫你叫谁?可能之间称呼的时候,抑

作者  | 2012-4-30 19:54:43 | 阅读(1595) |评论(5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太阳村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曾用笔名木瓜牵玫瑰。青年作者,一个讲故事的人。《TA们》杂志主编。个人微信公众号读写思维(laomu945),欢迎新老读者订阅!
 
近期心愿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QQ510132163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相关连接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